意图中心:机构的新童话?Web3的新篇章?

avatar
夫如何
9个月前
本文约2318字,阅读全文需要约3分钟
盘点符合Intent-centric设计理念的项目,畅想不远未来的潜力场景。

原创 | Odaily星球日报

作者 | 夫如何

意图中心:机构的新童话?Web3的新篇章?

当 Paradigm 表达对 intent-centric(意图中心)领域的关注后,市场上不少加密项目像漂泊许久的船舶,驶往灯塔。不可否认,intent-centric 作为区块链新的叙事方向确实想象空间巨大,对 Web3 获取新用户有较强的促进作用。

但以 intent-centric 目前发展来看,尚不足以作为单一赛道存在,它更像项目为了大规模应用而采取的设计理念。现阶段的大多项目只是迅速披上 intent 的外衣,增添自身的叙事筹码而已,并未将 intent-centric 作为完整的方案逻辑渗透到协议和应用中。

那 intent-centric 到底是机构“画的饼”,还是真能落地到实处?目前有哪些项目属于这一范畴?Odaily星球日报将从其定义、代表项目简介、应用场景思考等角度逐层展开。

Web3 中 intent 的界定

在 Web3 世界,intent-centric 是一种设计理念,强调将用户的意图置于核心地位,并通过智能合约或协议来实现用户意图的自动化执行。

传统的区块链应用主要关注于数据的存储和交换,而以意图中心的设计思想则更关注于用户的意图和目标。它通过智能合约或协议,将用户的意图编码成可执行的指令,从而实现自动化的执行和交互。

以意图中心的设计可以使得区块链应用更加灵活和智能。它可以帮助用户实现各种复杂的交易和操作。通过将用户的意图编码成智能合约,可以在无需信任第三方的情况下,确保交易的可靠性和执行的一致性。

意图中心的设计也可以提高区块链应用的用户体验。它可以简化用户与应用的交互过程,使得用户无需了解复杂的协议和流程,只需明确表达自己的意图即可。同时,意图中心的设计也可以提供更高的可扩展性和互操作性,使不同的区块链和智能合约能够更好地协同工作,实现更复杂的功能和场景。

意图中心:机构的新童话?Web3的新篇章?

上图为例,用户通过 Uniswap 交易代币,想通过 Token A 换 Token B,用户只需要提供这一意图,至于过程中,是直接通过怎样的路径,使用具体哪家流动性池,用户都可以不用考虑,只要最终达成结果即可。

由此,intent-centric 设计理念应具备以下特性:

  • 去中心化:虽然用户可以实现最终意图目标,但过程处于一个“暗箱”中,如果采用中心化操作将极大提高作恶的可能性。

  • 可编程性:同种交易模式,不同用户可能有不同要求,例如隐私、抗 MEV 和低 Gas fee 等,只有具备可编程性才能满足更多用户的复杂需求。

  • 可验证/追溯:以便用户能够验证执行结果和交易历史。用户应能够追踪自己的意图执行过程,并验证其执行结果的合法性和正确性。

  • 所有权不变:交易过程中,用户对于资产的所有权不发生改变。

意图中心项目现状

意图中心:机构的新童话?Web3的新篇章?

从 CV Labs 的 Bastian Wetzel 制作的上图中,Odaily星球日报选出一些具有代表性的项目,进一步介绍 intent 的应用现状。

Anoma

Anoma在 2022 年 8 月就提出了 intent-centric 的概念,Anoma 将意图中心作为核心架构的新型公链,通过将用户意图(隐私意图、交易意图、安全意图等)以模块化的方式将用户意图汇总打包上链。

此举打破传统区块链以事务为最基本的单元设计架构的模式。但落地时间尚无法估计,开发难度相对较高,且创新度较高,值得期待。

dappOS

dappOS作为多链资源整合平台,其分为以下两个部分:

● dappOS Account:通过 AA 钱包实现用户的帐户抽象,以实现账户恢复和自动化运作作为方向。

● dappOS 网络:通过去中心化网络,串联起多链数据资源,形成链抽象概念,帮助用户使用 dappOS 帐户。

dappOS 作为 AA 钱包领域较早参与者,尤其在 ERC 4337 推出后,AA 钱包的发展越来越靠近 intent-centric 的设计理念。

Bob the solver

Bob the Solver是为基于意图的交易的中间件,集成到钱包和应用中,从而实现意图中心的用户体验。

Bob the Solver 由两个部分组成:

● Solver 负责根据用户意图创建交易:Solver 利用机器学习模型分类用户意图,并优化交易路径。

● AA 钱包负责执行这些交易:AA 钱包收集并管理交易,并支付相关的 Gas Fee。这种组合提供了无缝高效的交易体验,用户无需关注技术细节。

Bob the Solver 在 EthCC 大会上因为 intent-centric 而备受关注,其将 AI 作为 intent-centric 的第三方协作者,将 Solver 的未来发展空间放大,展现 AI+区块链的合作新范式。

Flashbots SUAVE

Flashbots Suave可以充当任何区块链的即插即用内存池和去中心化区块构建器,进而形成一个抽象网络,来解决 MEV 问题。

换句话说,Flashbots Suave 为 MEVbot 提供一个场地,在既可以通过 MEV 套利,又不会产生网络拥堵和 Gas War 问题。这为 MEV 套利的 intent 提供一个新的方向。

UniswapX

UniswapX基于荷兰式拍卖,跨 AMM 和其他流动性来源进行交易。本质上是将路由线路交给第三方,从而降低用户的使用门槛,并提高使用效率。

UniswapX 引入 fillers 角色,采用竞价模式,帮助用户路由更好的交易体验,整个路由过程用户是无需了解,以最终意图作为结果。这也从一定角度体现 intent 的理念。

Cow Protocol

Cow Protocol 作为业内较早关注用户体验的项目,通过路由合适路径提供最优报价、匹配需求,并防止 MEV 攻击。

Cow Protocol 采用点对点方式配合传统聚合模式,助用户简化流程,并找到最优方案。

上述项目采取的 intent-centric 的实现逻辑并不一样,其中我个人认为值得重点关注项目为 Anoma 和 Bob the solver。前者从公链架构进行改造,采用分布式 intent-centric 方案,具备底层级别的叙事性。后者将 AI 和区块链进行结合,用 AI 对用户的意图进行识别,提升了 AI+区块链的想象空间。

未来更多的 Intent 应用场景

● 跨链 intent:实现在不同区块链之间进行跨域操作,包括资产转移、资产管理、投票、身份验证和智能合约调用。通过跨链意图和执行者的协调,可以实现这些操作并确保安全性和一致性。

● 治理 intent:用户只需表达自身抗拒哪些链上治理条件,将此作为意图,可以将后续治理内容交由第三方意图应用管理。

● 空投 intent:用户只需表达相应意图,例如目标项目、交互频率、涉及金额等,第三方意图应用可以自动执行获得空投机会最大的交互行为。

● 大额交易 intent:大额订单往往会引起市场巨大波动,用户可以借助第三方意图应用拆分巨额订单,寻找合适时机交易。

一些思考

Intent-centric 是项目开发或升级可以采用的设计理念,尚不具备成为独立赛道的条件,在 intent-centric 概念兴起之前,项目方也在努力降低用户门槛,奔向大规模应用,只不过当时“用户意图”未被放到桌面上广泛讨论。

近期由 Paradigm 和 EthCC 带起的 intent-centric 新风向,开始以 AI 作为生产力来理解用户意图并去中心化地自动执行。从某种意义上讲,基于 AI 参与的 intent 是 AI 和区块链的深度结合,有望开启 Web3 的新机会窗口,而不只停留在机构的“假想”中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夫如何。转载/内容合作/寻求报道请联系 report@odaily.email;违规转载法律必究。

ODAILY提醒,请广大读者树立正确的货币观念和投资理念,理性看待区块链,切实提高风险意识;对发现的违法犯罪线索,可积极向有关部门举报反映。

推荐阅读
星球精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