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WA vs NWA:新时代的商业价值对比

avatar
深潮TechFlow
3个月前
本文约4588字,阅读全文需要约6分钟
越是自称为真实的东西,就越会变得无关紧要。

原文作者:mattigags, Zee Prime Capital

原文编译:深潮 TechFlow

RWA 是加密圈耳熟能详的概念,意指现实世界资产。

来自 Zee Prime Captial 的研究员 mattigags 则对这个概念表达了质疑,究竟什么是现(真)实,什么又是不现实?

因此,作者提到了另一个新概念:NWA(Network with Attitude),意思是有态度的网络,或者是能产生品牌效应的网络,但没有类似实体资产的支撑,例如比特币或者以太坊,以及我们看到的各类 defi、Meme 和消费级应用等。

那么,与 RWA 相对应,这些 NWA 没有实体支撑,就没有价值了吗?真实和非真实,决定一个东西是否有价值的根本到底在哪里?

一起来看看原文的洞见。

互联网诞生之初,对人们来说并不真实。上世纪 90 年代至本世纪初有许多趣闻轶事。比尔-盖茨在接受大卫-莱特曼(David Letterman)访谈时被问到 是否还记得收音机/录音机/杂志?,以及那篇著名的 为什么网络不会涅槃重生 的文章。

如果没有丰富的想象力,就很难在数字技术取得突破之前对其有所了解。这些东西看起来并不真实,尤其是在价格势头被怀疑论者利用的时候,我们本能地陷入谈论什么是真实,什么不是真实的陷阱。

真实的事物往往我们熟悉的事物:我们以前见过的东西,更容易预测的事物等。当时代不确定时,我们的大脑会寻找可识别的模式,以锚定“基本面”。因此,我们最终得出了 真实世界资产(RWA)和 非真实世界资产的错误二分法。

真实到底意味着什么?可预测?有形的?是指现金流?还是指现有资产,存在链上吗?在我看来,它只意味着在上一轮牛市的毁灭中,将旧模式塞进新技术范式。因为我们害怕加倍努力,所以躲在熟悉的旧模式背后。

我记得 90 年代末有一则轶事,人们说 互联网上会有超过 1000 个电视频道。然而,现在却有数百万个频道——每个用户都可能是潜在的“媒体公司”,于是一个全新的内容创作者行业应运而生。如今该行业估值已超过 250 亿美元,全球在线娱乐市场规模达到 3670 亿美元,预计到 2028 年将突破万亿。

传统的信息分发管道已经不能满足需求了,很少有人能预见到这一点。随着加密货币的出现,我们不仅拆分了传统的金融轨道,还拆分了(消费)产品的定义。在新用户角色不断涌现的新世界里,旧模式已经行不通了。

RWA vs NWA:新时代的商业价值对比

产品文化契合

当我走在伦敦的萨维尔街(Savile Row)上时,我开始思考成衣时装在 19 世纪中叶问世时是如何面临阻力和质疑的。传统获得服装的方式是定制和量身定做,因此当时人们无法理解 适合很多人的尺码。

裁缝行业认为新潮流的出现是一种威胁(这是正确的)。人们对突然可以大规模生产的时装的质量、技术退化和创新持怀疑态度。还有人担心廉价的现成服装代表着地位的缺失。

成衣价格更低廉,而且可以工业化生产,这一事实引发了一场巨大的文化变革。随着城市生活变得更加繁忙和快节奏,成衣的便利性变得越来越有吸引力,而随着大众营销的出现,身份地位也找到了进入市场的途径。

今天被视为正常的东西曾经是离奇的,今天被视为实用的东西曾被认为是不切实际的。但这并不意味着每件离奇的事情都会变得正常,或者每件不切实际的事情都会变得实用。它所表明的是,就消费品而言,只要有合适的条件,文化就会迅速发生变化。

成衣概念带来了可扩展性,使全球时尚品牌得以出现。围绕这一新概念文化的出现,随之而来的是大规模的消费转移。

在 2020 年代,任何东西都可以成为消费品。人们愿意把钱花在无稽之谈、噱头和永远用不上的东西上。他们给运动鞋标上高昂的价格,而这些运动鞋的生产成本最多不过 100 美元。这层薄薄的虚幻包装怎么能把商品变成奢侈品?

整个营销行业都建立在制造幻觉的基础上。人们不知道不同的品牌都有自己的产品。人们根本不知道,不同品牌的衣服是在同一家工厂生产的,出库时贴上的标签也不一样。品牌的发明是对大众幻觉的再创造。然而,没有人质疑品牌是否真实。

品牌的确有现金流。然而,它们的存在并不是基于基本的物理定律,而是建立在消费者感知基础上的社会建构,而消费者的需求是由流行语和叙事制造出来的。这些品牌销售的是一种期望,即在消费其产品时能感觉到什么或看起来像什么/什么人。

那么,具有影响力的 token 或无聊猿的图片与这些品牌商品有什么本质区别呢?两者都是在推销对某种事物的期望。为什么一个溢价比另一个更真实?是因为数字与实体的二分法吗?还是仅仅因为它是一种新的产品形式?

代币是否是一种新形式的消费品,它正在像 19 世纪的成衣时代那样实现大规模的文化转变?

作为品牌数字网络,N.W.A 网络( Networks Wit Attitude,有态度的网络)正在崛起,其参与者成为忠实的消费者。最重要的是,消费者也可以成为受益者。消费者成为利益相关者是下一个商业时代非常有吸引力的主张。

但是,如何围绕网络打造品牌呢?让我们来谈谈

N.W.A..(有态度的网络)

比特币常常被比作一种宗教,它主要是一段代码运行产生产品,然后有一个愿意购买和推广它的组织。比特币巧妙的设计和基本属性可以被复制或分叉,但它的产品和组织却不能。它的护城河依赖于作为数字黄金的品牌。

黄金的基本品质是什么?它是稀缺的,所以它成为了一个标准化的品牌—— 一种实用的大众幻想,解决了一个问题。比特币也是如此。它还提供了更好的用户体验。它更容易获取、追踪、存储、交易等等。

很难想象,比特币最终不会成为比黄金更伟大的品牌。其需要的是坚持不懈地创造流行语、重新包装叙事和时间。如今,比特币已经是价值 730 亿美元的全球超级品牌,但这与黄金市值下限(如今为 1300 亿美元)的潜力还相去甚远。

比特币的真实性并不比黄金差。实际上,比特币可以说比黄金更真实,因为它只存在于 1 和 0 的世界中——每个人都能看到它的全貌,这使得它更容易协调周围的人。这就是有用的大众幻象—— 一个社会可以协调的锚点。

RWA vs NWA:新时代的商业价值对比

为什么要将其在数字逻辑世界(数字世界 = 逻辑世界)中的原始位置价值,附加到物理世界中的一件物品上,然后再在数字世界中进行追踪呢?- 黄金的用户体验很差,因为它有多余的步骤。从根本上说,比特币更有能力赢得这场营销战。

这样的 NWA 还有很多。就拿以太坊来说吧。与人们普遍认为相反,从长远来看,以太坊并不一定会与比特币竞争。虽然以太坊可以被视为一种价值储存手段,但更有潜力的说法是,它是世界计算机的燃料。以太坊是新的互联网,在这里你可以直接拥有事物。

拥有以太坊就等于赌上了区块空间这种维布伦商品的显性消费。任何人都可以在以太坊上推出自己的 NWA(译注:指发行一种资产,并且形成具备文化和信仰的网络)。这些 NWA 可以是 DeFi 产品、memecoins 或最终的消费应用。

让我再次重申:NWAs 的好处在于用户可以成为利益相关者。有人说这不切实际,这让我想起了人们对成衣的看法。代币实际上是比特世界文化的一个实用支点,这种情况越来越多。它提供了一个很好的产品-文化契合点,使新市场得以出现。

代币即产品

是什么让资产成为现实?就金融而言,唯一的根本就是资金的流动。因为人们愿意花钱买糖水(这对他们的健康大多是净负面的),所以出售糖水的公司的股票和价值是真实的。

或者说,它是真实的,因为他们把一种液体灌进了喉咙?因为它是能量(卡路里)的罐头来源吗?没有它人们能做什么?所有这些问题都有道理,但唯一重要的是人们愿意花钱购买。这是唯一能维持它或使它在经济上成为现实的东西。

软货币(法币)本身并不真实--它只是以消费者的信任为支撑。无论如何,我们达成了一个共识,即用软货币买来的东西使它成为真实的,却忽略了真实不过是一种用符号手段买来的符号。

现实是,唯一重要的是消费--商品和服务,而不是交易手段。法币经济中的消费与易货经济中的消费一样真实。代币经济中的消费与法币经济中的消费一样真实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加密货币就像任何好东西一样,是将旧概念重新包装成新趋势。

就拿 Dogecoin 这样的随机代币来说吧。除了交易之外,它基本上什么也不做。但交易和拥有它是一种消费方式。Dogecoin 就像糖水,对你的健康可能是净负面的(作为拥有者体验它的波动性),但如果有人消费它,它与糖水又有什么本质区别呢?

RWA vs NWA:新时代的商业价值对比

事实上,可口可乐比 Dogecoin 更真实,就在于这个备忘录有多么强大。可口可乐拥有更悠久的传统,其标志无处不在。有些人甚至不知道为什么会点一杯可乐。但是,如果没有可乐,他们就会喝其他东西,生活也就不会改变。

在互联网上,用户成了 电视频道。有了加密货币,可乐公司股票 和糖水就变成了一种产品。

世界的数字化导致了超货币化和超金融化。随着我们对大众妄想的直播,我们已将世界变成了一场真人秀。这才是真正的元宇宙;全天候的赌场,战争、国内生产总值和通货膨胀等人类苦难在这里成为奇观。

严肃的政治问题变成了娱乐,而娱乐也被政治化了。这就是当信息传播成本接近于零,而货币化的前提是人们从屏幕上汲取多巴胺的能力时将会发生事情。噪音被定价为信号,因为噪音已成为产品。

有了加密货币,我们将加倍努力。同样,每个人都可以成为媒体渠道,每个人都可以成为特定产品的利益相关者。观看数字涨跌的快感会成为产品,成为新的瘾头。代币化是获取更多多巴胺的阻力最小的途径。

数字世界中的数字变得比它们所代表的实物商品更重要。这类似于比特币与黄金的对比。比特币之所以优越,是因为它是数字世界的原生产物。多巴胺在比特世界中的生产、分配和消费成本都更低。

这也符合 文化是产品,其他都是辅助 的理论。网络维特态度》是代币化的文化,是促进消费者偏好不断颠倒的一种手段。也许,有一天会出现现金流。

RWA vs NWA:新时代的商业价值对比

上面我举了一个 Dogecoin 的例子,这是一种原始代币,它只是展示了代币的功能,而不是最好的代币。这就像产品一样,大多数都是噱头,对消费者没有实际价值。但从根本上说,价值完全取决于消费者的眼光。

效用即徒劳,流动性即未来

在一个信息丰富的世界里,可信度是最稀缺的资源。得益于区块链,代币将成为我们的公信力机器。它们将成为出处和真实性的来源,它们将成为归属感的来源,它们将成为创造新品牌和新流行语的平台。没有可信的真实性,就没有品牌。

文化将围绕代币重新调整,因为代币是更合适的价值生成、转移和信号传递手段。对于一个大部分信息传递都发生在数字世界的世界来说,这是一个更好的标准。代币实现了直接、真实的文化所有权。这不仅仅是为了娱乐至死。

人们正在尝试基于代币创建新的粉丝和忠诚度模式。归根结底,我们谈论的是从 UGC 到 UGP 的过渡。VitaDAO 和 HairDAO 的案例体现了由代币推动目标一致的社区,未来还将有更多类似情况。

RWA vs NWA:新时代的商业价值对比

世界的代币化不会自上而下,而是自下而上。它不会从代币化的国库和房地产开始。它始于文化的转变,人们用代币进行商业和金融活动,形成生产、营销、消费和利用自己的在线部落。

现在想象一下大卫-莱特曼(David Letterman)问 你对有限责任公司有印象吗?

当然有。但这是否意味着,在一个快速数字化的社会中,不可能有更好的方法来创建微观经济单位?旧模式还有意义吗?既然现在可以用数字原生完整性来构建网络,为什么我们不能这样做呢?这何尝不是一种更好的方法?为什么不使用代币?

莱特曼又来了 ,美元还记得吗?

当然记得,但使用稳定币可以做得更多。稳定币数量激增是由消费者的偏好驱动的,而不是政府在链上印美元。

互联网上的事物希望自由移动,但也有自然的、代币化的边界。代币将为文化打开市场。代币将流动性带入前所未见的地方,并实现流畅的网络体验,从而创造新的用户角色。流动性引导池成为文化引导池。

代币是 网络态度(Networks Wit Attitude)的产物--它们是新世界资产、数字化品牌和新颖的商业形式。现实世界的资产并没有我们目前所认为的那么重要,稳定币就证明了这一点,因为它们是从现实世界进入新世界的跳板。

越是自称为真实的东西,就越会变得无关紧要。代币是一场自下而上的商业革命,而不是一场自上而下的金融改革。

感谢 long_solitude、Shaun、Xen、Mable 和 Luffistotle 提供的有用反馈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深潮TechFlow。转载/内容合作/寻求报道请联系 report@odaily.email;违规转载法律必究。

ODAILY提醒,请广大读者树立正确的货币观念和投资理念,理性看待区块链,切实提高风险意识;对发现的违法犯罪线索,可积极向有关部门举报反映。

推荐阅读
星球精选